弘扬家风文化,传承优秀家风

Carry forward family culture and inherit excellent family style

来稿邮箱:

jiafeng0003@126.com

家风故事
老一辈的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20-04-07 浏览量:20809次

讲一个故事,

关于钱钟书和他的夫人杨绛先生。


杨绛与钱钟书可遇不可求的旷世情缘被广为传颂,钱钟书给了杨绛一个最高的评价:“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左:杨绛 右:钱钟书


1932年3月的一天,风和日丽,幽香袭人。杨绛在清华大学古月堂的门口,幸运地结识了大名鼎鼎的清华才子钱钟书。当时钱钟书穿着青布大褂,脚穿一双毛布底鞋,戴一副老式眼镜,目光炯炯有神,谈吐机智幽默,满身浸润着儒雅气质。

  

图为:费孝通先生


当年的杨绛面容姣好,气质极佳,不乏追求者,据小道消息称,追求她的人多达72个。“颉眼容光忆见初,蔷薇新瓣浸醍醐。不知腼洗儿时面,曾取红花和雪无。”这就是钱钟书在见到杨绛第一眼时的感觉,后来被他收录在诗歌里。

   

 两人一见如故,侃侃而谈。钱钟书急切地澄清:“外界传说我已经订婚,这不是事实,请你不要相信。”杨绛也趁机说明:“坊间传闻追求我的男孩子有孔门弟子‘七十二人’之多,也有人说费孝通是我的男朋友,这也不是事实。”

   

杨绛的追求者里,就包括了后来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费孝通。费孝通在当时是一位著名的清华才子。他苦恋杨绛,杨绛在与钱钟书成为恋人后,给费孝通写了封信,说:“我有男朋友了。”以此来断绝费孝通的念想。


杨绛在24岁时与钱钟书结婚,两人真的属于天作之合,相互扶持四十余年,他们一起出国,一起在清华任教,也一起挨过了文革。


杨绛非常在意钱钟书,她让钱专心搞学问,自己包办了一切家庭事务。在她的心中,钱钟书的位置远远高过了自己本身。


爱女阿媛出生时,钱钟书致“欢迎辞”:“这是我的女儿,我喜欢的。”杨绛说女儿是自己“平生唯一的杰作”。


“这是我的女儿,我喜欢的。”

  


这个三口之家,很朴素,很单纯,温馨如饴,只求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时光静静流逝着,再美好的故事总有谢幕的一天,杨绛在《我们仨》里写道:“1997年早春,阿媛去世。1998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

   

阿媛去世时,钱钟书已重病卧床,他黯然地看着杨绛,眼睛是干枯的,心里却在流泪。杨绛急忙告诉他:“阿圆是在沉睡中去的。”钱钟书点头,痛苦地闭上眼睛。怀着丧女之痛,杨绛还要每天去医院探望钱钟书,百般劝慰他,并亲自做饭带给他吃。那时,杨绛已经八十多岁高龄,老病相催,生活日趋艰难。尽管如此,她依旧坚强地支撑起这个失去爱女的破碎之家。


钱老去世后,费孝通曾多次拜访杨绛,其实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忘记杨绛,给她送自己写的书,请求她指正错误,并且在心里,也是真诚地想要照顾孤身一人的杨绛,但杨绛心里只有已经去世的钱钟书,只把费孝通的感情止于朋友之间。


所以她有一次在送客的时候说:“楼这么高,今后你就知难而退吧。”


杨绛住在高楼,此时,费孝通和她也都年纪都大了。这句话看似平淡,实则一语双关。她希望费孝通不要再“知难而上”,意思是楼层这么高,爬上爬下很累,另一层意思是,我的心里只有钱钟书一个人,不管他在不在世,所以你就知难而退吧。钱钟书在杨绛心里是一面任何人都不可以逾越的高墙,不管是谁都不能像钱老一样走进她的心里。


费孝通是个聪明人,他肯定也听得懂这一语双关的意思。斯人已去,一个万分缅怀,一个望而不得。每个人心中,总会有一个挥之不去的人影,杨绛如此,费孝通也不例外。

  

  

爱情最终会化为亲情,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不过,从最初的热烈到最后亲人般的互相扶持,从最初的烈焰到最后的寂静之火,这或许也正是“爱情”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老一辈人的爱情故事,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也没有“我爱你”。那个年代,没有鲜花,没有巧克力,也没有钻戒。那个年代,没有誓言,也没有物质,有的只是相濡以沫。


也正因如此,老一辈的这种“一生只爱一人的”爱情,才显得弥足珍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