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家风文化,传承优秀家风

Carry forward family culture and inherit excellent family style

来稿邮箱:

jiafeng0003@126.com

家风故事
他是全中国最会写情书的男人
    发布时间:2020-04-09 浏览量:28463次

民国时期,朱湘的《海外寄霓君》与徐志摩的《爱眉小札》、鲁迅的《两地书》、沈从文的《湘行书简》并称“民国四大情书”。


  

  


前两者,一个读来终觉是个满腹温柔委屈书生气,一个更像是自以为事的“小白脸”。你也可能会被沈从文的痴情打动,他却又不免满卷的稚气,而用温情别扭的硬汉来形容鲁迅最贴切不过了。

  


以上几位算得上民国文学界数一数二的腕儿了,但情书跟今天这位比,却差着一个等级。他叫朱生豪,生于一个没落的商人家庭,中学时因成绩优异被保送杭州之江大学,也是在这里他遇到了他的妻子,著名的莎士比亚戏剧翻译家宋清如。这对才子佳人就在这里相识、相知、相爱,演绎着属于他们浪漫的爱情故事。


二人相识于之江大学“之江诗社”的一次活动。那日宋清如拿出精心准备的“宝塔诗”作为参加之江诗社活动的见面礼,后来经同学传给朱生豪,朱生豪看完就微笑着把头低下,没有言语,也没有表情。几日后,他便写信给宋清如,一并附上自己的三首新诗,请其指正。一来二去,二人便熟络起来。就这样,在西子湖畔、六和塔下,宋清如、朱生豪因诗结缘,因缘生情,坠落到月下老人早已编织好的情网之中。


1933年夏,朱生豪大学毕业,到上海世界书局做英文编辑。而宋清如还在杭州继续学业,此后便只能靠书信联系。这也才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侬侬软语:


  

  

  

  

  

  

  


相识十年,书信十年,诗文交流十年。1942年5月1日,经历了十年爱情长跑后,他们在上海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从此携手一生。此后二人便潜心钻研莎剧译作,完成了国内《莎士比亚戏剧全集》的最早译本,朱生豪也是第一位获得国外莎剧研究学者认可的中国译者。


一代词宗夏承焘曾为新婚伉俪题下“才子佳人,柴米夫妻”,寥寥数字,却说尽二人平凡却也伟大的一生。

  

木心曾有诗: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也许,最淳朴的物件,最能表达最纯真的情感。也愿你在最好的年纪,遇到最好的人,携手共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