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家风文化,传承优秀家风

Carry forward family culture and inherit excellent family style

来稿邮箱:

jiafeng0003@126.com

家风康养
“抱团养老”是梦想还是趋势
    发布时间:2020-11-05 浏览量:44366次

“等咱老了,在山清水秀的地方一起买或者租一套小别墅,‘抱团养老’吧!”这样的梦想,相信你和你的小伙伴们一定盘算过,但这种想法是否会如想象般那么美好?

15位老人在北京平谷租了两栋别墅“抱团养老”;广州“7个闺蜜凑400万同居养老”;上海12位老友共同集资建老年公寓,打算60岁时“抱团养老”……近年来,一些新的养老方式不断涌现,“抱团养老”就是其中之一,即相熟的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生活在一起,互相陪伴共度晚年生活。

  

然而从目前来看,一些“抱团养老”的案例情况不太乐观,有的不够稳定,有的已经散伙。这其中存在哪些问题?这些问题是否有解?记者对此进行采访。

“新家庭”不太稳定

2017年5月,杭州余杭区一座200多平方米的三层农家小院里,一些志同道合的老人组成了“新家庭”,他们签署了《结伴养老协议书》,像家人一样一起生活,互助互爱。然而,据媒体近日报道,小院的主人、已81岁的朱荣林表示:“疫情期间,我们暂停了‘抱团养老’,之后怎么办我不知道呢。”

其实,即使没有疫情,三年间,这个“新家庭”也很不稳定。据朱荣林介绍,退出的老人情况不一:有一对因老婆得了重病,要回家看病;有一对中的一位,被原单位叫回去帮忙;有个老太太,因别人欠她钱,讨债去了;有个老太太去泰国玩一趟,打算在那边养老,她同屋一个人支撑房费觉得有点吃力,退出了;还有的因为家里需要照顾孙辈……

“‘抱团养老’是个趋势,前提是老人有固定经济来源,有共同的价值认同。”“多少夫妻生活都磨合不好,还指望所谓的闺蜜一起生活?”网友对于“抱团养老”众说纷纭。

  

前景和问题并存

据悉,“抱团养老”在西方很多国家比较流行,而之所以我国近年来不断出现这样的案例,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老龄经济与产业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莉莉分析,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快和社会发展,人们养老意愿更加多元,对于当下或未来的老年生活有更多选择和想法。“可以看出,现在的老年人希望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社会网络和社会交往,按照主观意愿去安排自己的晚年生活。”

王莉莉认为,“抱团养老”反映的是社会发展中养老观念的更新,对社会、政府、家庭、老年人自己都是有益的,“解决了一部分老年人的晚年生活需要问题,应该给予鼓励”。

为何难以为继?王莉莉提到了两个问题:医疗和规则。在朱荣林的案例中,因为要回家看病和因相处不愉快而离开的老人比例不在少数。

“‘抱团养老’对老人身体条件要求比较高,大家生活在一起的前提是自己能照顾自己。”王莉莉说。

对于影响“抱团”的相处规则问题,王莉莉表示,老人自发地一起生活是基于主观意愿形成的契约,在现实生活中,一旦发生磕磕绊绊或意外伤害等问题,就会影响老人之间的感情或感受,可能引发矛盾,美好的事情就变得不美好了。

需第三方支持

王莉莉认为,我国城乡差异较大,地区文化和习惯也不同。她建议,政府和相关企业应该关注和追踪“抱团养老”这一模式,根据所在地老年人的需求,或者根据目前老年人在“抱团养老”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有针对性地给予一些服务和支持,让这种模式更完善、更持续。

“现在我们可见的情况是,老人有需求,但操作上出现了问题,如果没有及时得到解决,会伤害这些愿意尝试的老年人的体验感,对于模式的推广也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王莉莉说。

王莉莉同时表示,养老模式不是单一存在的,是互相融合的,老年人自发“抱团养老”的同时,也需要社会和家庭等其他资源的支持,比如市场上比较成熟的上门服务、老年餐桌以及一些文化娱乐服务等,都可为“抱团养老”的老年人提供服务支持。另外,这些老人的子女也要给予父母充分的尊重和支持。

“‘抱团养老’为应对老龄化提供了思考的方向,政府、社会和企业有必要在服务和政策上为他们提供更多鼓励和支持。”王莉莉强调说。


编辑:汤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