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家风文化,传承优秀家风

Carry forward family culture and inherit excellent family style

来稿邮箱:

jiafeng0003@126.com

家风美文
有人懒困倚春光,就有人负重立风雪
    发布时间:2020-02-25 浏览量:24365次

(高穹)今春的天气似乎也被一种坏情绪感染到了。早晨多数时候是霾锁家园,半天投不进一丝阳光。春天的雨也总是夹杂着细细碎碎的雪粒,说是雪粒,其实在半空中就与雨共融。除了给雨水添加了量度还有滴落在皮肉上的冰感。

  这种天气,对封锁在家中的居民或许是一件好事,能让禁足者在盈尺之地不乱方寸;而对严守关卡的工作者却是一种考验,需要防疫者在岁寒之境做到处变不惊。


  假若没有这场疫情的肆扰,这样的天气渔樵耕书也只能心安理得宅在家里。

  禁足在家的日子最怕外面晴天黄日,风清月朗。因人心向美,家的安暖局限不了心的逾距。外逃的欲念一旦被助燃,心驾驭不了欲望,欲望遏制不了脚步。便有走出家门的,溜达出宅院,随心所欲的脚步就越迈越远。若怀有同样的心欲的人不期而遇,凑成一桌,搓麻打牌的,乐不思蜀,早已就把防疫禁足的事丢到九霄云外。

  在这非常时期每个人都容易情绪化。以前从没有机会终日相厮守的家人,这会儿不论是与子成说还是相看两厌,都要重新审视彼此。比如如何容忍一方除了玩手机就是看电视这种低俗的兴趣爱好?还有如何使独处的空间一而再被另一个人打破却还要保持相安无扰的沉默?

  也有例外的,厮磨在一起的家人,第一次有了这么久的相处时间,当初因性相吸而成为一家人,这会儿又因同甘苦共患难重新找到了久违的相处之道。其实比起那些有家而不能归的人即便彼此默然相对,也是一种幸福的守望。


  曾经那种即便站在对面也感觉不到对方存在的距离感,现在一时见不到对方就心里茫然无主的透视度,全由恐慌或焦虑主宰着;曾经互通有无的邻家,这会儿相隔咫尺却要电话问安,声音被时空过滤虽然吾耳熟焉,却情暖不明。

  曾经那么向往在家也能有班上的生活,却在被禁足的日子里,渐渐感觉到了不是所有的意向都可以通过冰冷的屏幕去传达。尤其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面对屏幕里天真活泼的孩子们,总习惯伸出手,传达一抹爱抚的情意,却在指尖触屏的瞬间方知有一种互动需要亲力亲为才能雪见艳阳,化于情暖。


  然而不得不说那些悬壶济世的医者们,接到远征救急的指示,请缨、上阵、冲锋……还没来得及与家人执手凝噎相拥问候,就要相望无期。每次家人的团聚也总是因为他们的缺席而难以圆满。

  还有那些至今与家人江河湖海遥遥相望的被隔离者,最后一次阖家团聚也许还是在去年春节时,今年却要浮家泛宅,流落他乡,啼饥号寒,归期未有期。正应了《春江花月夜》里的一句诗:“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忽然感觉久分必合,久合必分的说辞已经不起推敲。


  没有对照就没有体谅,所以今天能与家人一起禁足,冷暖相知,衣食所安已是万幸之事。

  2020年的春天的第一场与雨无关的雪,铺天盖地,山川大地第一次被染成一片白。这是之前很多个冬天也都难遇的一场大雪。

  在这个朔风裹雪的日子里,依然有人懒困倚春光,有人负重立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