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家风文化,传承优秀家风

Carry forward family culture and inherit excellent family style

来稿邮箱:

jiafeng0003@126.com

家风祠堂
邓英肇:濂溪祠堂何处寻
    发布时间:2020-07-28 浏览量:35435次

“濂溪祠下水平池,惆怅伊人寄远思。”这首七律,据说是在晚清光绪年间,湘阴才子郭嵩焘凭吊罢北宋著名教育家周敦颐先生后,扶栏爱莲池时写下的怀古之作。百多年过去了,当年莘莘学子祀以香火的地方如今樟木森森,车路迢迢。濂溪祠堂何处寻?且往书山字林里。

手头有一本由李国钧主编,湖南教育出版社于1998年8月出版发行的《中国书院史》。书中对宋代教育家周敦颐和濂溪书院及濂溪祠堂多有记述。我把它当作矿灯,戴上它,深沉丰富的矿脉,恣意釆掘。

据书院史记载,北宋著名哲学家,教育家,理学奠基人周敦颐,字茂叔,生于1017年荆湖南路道州营道县(今湖南道县)城西十八公里的濂溪,后人尊他为濂溪先生。

天圣九年,年仅十四的先生“信古好义”,深受其舅父喜爱(其舅父郑向时为龙图阁学士),夸他有“远气”,领至东京(今河南开封)任上着力栽培。此后先生随舅父任所读书交游学子。景佑三年,先生在江西分宁延四方游学之士创办书院。庆历元年,在江西萍乡“立书院以教授”。庆历六年,荐为郴县知县,兼顾办学。此后随任所辗转四川合县,江西江州,湖南郴州……每任一处,必建官学以授之。

  邓英肇:濂溪祠堂何处寻

1067年,时值五十岁的先生任永州通判摄邵州〈今邵阳市)事。他有感邵州州学“卑陋弗称”,遂迁建州学于邵州城东风景宜人的荷花池边。此池日后因先生作《爱莲说》而得名爱莲池。州学次年落成,先生亲作释文,率僚属诸生,告于先师。时荆湖北路转运使孔延之作《邵州迁学记》赠州学。先生邵州建州学,后人感念其功德,多有祭祀。乾道11年(1172年),建濂溪祠堂于州学内,绘像祭祀。绍熙四年(1193年),理学大师朱熹作《邵州学特祀濂溪先生祠记》赠祠堂。祠堂历经宋元明清,时有修葺,香火不断。

先生在卲州兼任讲学一年,这块经他开垦的文化处女地日后成了学风蔚然的文化热土。宝庆元年(1225年),邵州升为宝庆府,州学始为府学,曰濂溪书院。围绕府学相继出现了新化的濂溪书院,蓝山的宗濂书院,以及稍后的武冈鳌山书院,新宁清泉书院,城步白云书院,绥宁虎溪书院。加上数目众多的私塾学堂,交织成以府学为中心的央央文脉。在这网状般的文脉滋润下,前后涌现出诸如周仪,丁时雍,周湛等一大批寒门鸿儒。更是近代,蜚声海内外的晚清思想家魏源,成为这浩浩荡荡的宝庆文化大军后来居上者。饮水思源,建书院必建祠堂,书香心香千丝万缕萦绕对先生的感念之情。

先生办学教人,经他亲手创办的书院不下十几所。后人敬重先生,以他名字冠名的濂溪书院和祭祀他的濂溪祠堂,遍及江西湖南及四川东部。先生所创书院是他讲学会友之处,也是他终老之地。熙宁六年(1073年),在江西庐山创办最后一所书院时,因积劳成疾,才56岁的年纪就溘然长辞。人们在清理他的遗物时,只发现“服御之物,止一敝箧,钱不满百。”

先生治学严谨,为官清正,人品极佳。他不仅三尺讲台展露风采,在诗词方面也尽显才情。从他所作《爱莲说》可见其文章风标之高。文章说,“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娇。”“莲之爱者,同予何人?”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超然境界,在旧官场中,不独显先生之风骨“中通外直,不枝不蔓?”现代人崇尚先生人品学问,其《爱莲说》曾一度列为中学语文教学课文。

抒情表意只是先生的业余爱好,作为宋明理学奠基者,濂溪学派领军人物,其哲学观点和教育思想才是他的人生主题。他的《太极图说》,提出了简单而又系统的宇宙构成论。从他的:“无极而太极”,“太极一动一静”,“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唯人也得秀其灵”的观点看来,他是具有唯物主义思想倾向的。除了《太极图说》,他还有一部阐述思想教育的《通书》。《通书》说:“诚者,圣人之本”,“圣人之道,仁义中正而已。”在他看来,凡人只要做到“仁义中正”,严于律己,就能成为圣人的。《通书》还刻意提到学子学习与教师执教的目标问题。说“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这"贤",“圣”,“天”就是目标,而希则是孜孜不倦,奋发图强的精神状态。这与今天提倡的奋发图强,拼搏上进的学习态度是一脉相承的。而所定目标,就是做人的最高境界。朱熹说,自先生始,“天明理,而道学之传复续。”

  邓英肇:濂溪祠堂何处寻

中华文明五千年,离不开先知先觉们的推动,在众多的历史名人中,先生是值得后人敬仰的承先啟后者。今天,培养人才的髙院学府林立大江南北,科硑成果压枝累累。在我们分享这来之不易的文化硕果时,能不感恩为之做出杰出贡献的前辈先人!

自先生来邵阳办学起,至今已历九百余年。九百年沧海桑田,星转斗移,众多的濂溪书院和濂溪祠堂己不复存在。但人们对先生的感念之情尚存。近来街头巷议,市政府搬迁后,将在原址恢复爱莲池。这不会是空穴来风吧?我想不会。这个挖掘城市文化积淀,开发城市旅游资源,提升城市文化品质的举措利国利民,何乐不为?希望在重建爱莲池时一并恢复濂溪祠堂,一使“濂溪祠下水平池”(据说此池之水与资江邵水相通,无论涨或降,始终保持在一个水位上,故曰水平池。)浑然一体,二来古为今用体现尊师重教,三则便于本地人厘清历史文脉,可谓一举三得也!

濂溪祠堂何处寻?不会永远在书里。


编辑:汤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