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家风文化,传承优秀家风

Carry forward family culture and inherit excellent family style

来稿邮箱:

jiafeng0003@126.com

家风艺苑
鲁木纳龙狮:让记忆中的乡愁渐行渐近
    发布时间:2021-03-03 浏览量:39085次

这是一个令人过目难忘的团队。

这是一群给人眼前一亮的小伙。

他们,勾起了人们浓浓的乡愁。

他们,给柔美的温泉镇注入了活力。

走在云南省安宁市温泉镇新时代文明实践文创公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广场一侧铁制的梅花桩。每天,总有那么几个孩子远远地眺望,梅花桩上那几个飞上飞下的“大狮子”成了他们童年的快乐。孩子们的眺望,也成了“大狮子”们刻苦训练的动力。曾几何时,他们也如这些孩童般趴在父亲的肩头,挤在人群中,热切地看着大街上锣鼓喧天中欢腾而过的龙狮……

缘——妙不可言

38岁的李伟正是这群“大狮子”的领队,也是坐落在温泉镇新时代文明实践文创公园的鲁木纳龙狮艺术团的团长。黧黑的脸膛上,一双眼睛灼灼有神,透着他对龙狮表演的热爱和追随。

孩童时代,李伟每年最期盼的一件事就是过年时,挤在人群中观看舞龙表演,那时而腾空时而伏地的蜿蜒而过的长龙,那腾跃在龙头前的龙珠,魔力般紧紧地吸引着他。以至20多岁后,当他得知楚雄州禄丰县要组建一支舞龙队,正在招兵买马时,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没有半点基础的李伟还是报名人群中年龄偏大的,不少对柔韧性要求较高的动作,他都没法做到位。“咋办?退还是进?”回忆当初,李伟仍然难掩伤感,他悠悠地对记者说:“我好不容易有机会学习自己喜欢的项目,真的不舍放弃。”

如他所说,他没有放弃,反而拿出拼命三郎的劲,给自己“加餐”,别人训练,他训练,别人休息,他还在训练。功夫不负有心人,大龄青年李伟终于赶了上来,不仅留在了舞龙队还光荣地成为龙珠表演者,当起了舞龙队的队长。从2006年到2007年,一年多的时间,李伟所在的侏罗纪世界舞龙队在参加完比赛,拿下大奖完成它的使命后,最终解散了。

热衷舞龙表演的李伟也不得不将舞龙深藏于心,走上了创业的道路。2009年后,李伟在安宁建筑行业崭露头角。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和时代的发展,舞龙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淡出李伟的生活。直到2017年,李伟舞龙师傅欧阳俊雷的一个电话,再次拨动了他那根埋藏心底的弦,“明年1月有个国家级龙狮教练证的考试机会,你考不考?”李伟知道,民间不乏舞龙舞狮爱好者,但专业人员极少,持有国家级教练证的更少。他也坚信,自己只要稍加复习,绝对能考到证。可考到证做什么呢?李伟顾不了那么多了,正如师傅所说“人不可无理想”,总要为之而付出吧。

2018年1月,李伟来到辽宁省沈阳体育学院参加考试。短短几天的考试,来自全国各地龙狮爱好者们的那种热情也点燃了他追求理想的火种。如愿拿到教练证后,他立即关停企业,收拢资金,独自来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拜在南狮名师何伟洪门下学习南狮技术。“龙和狮在我们中华民族历史里代表着吉祥、尊贵和勇猛,有龙必有狮,既然我要走上非遗传承这条路,就得把南狮表演的精髓也学到。”

同年7月,李伟在安宁市成立了鲁木纳龙狮艺术团,彼时,整个艺术团老板是他,成员也是他。李伟笑道:“是的,那会,我就是这么冲动地关掉企业,成立了只有我一个人的龙狮艺术团。这一切,都是那份割舍不断的龙狮缘。”

  

情——坚不可摧

2018年7月,鲁木纳龙狮艺术团成立后,李伟遍访楚雄、安宁,寻找可以和他并肩作战的兄弟。朱良伟、普朝君、普朝全、丰润祥、张碧云、普国富、杨智林,这几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也因着一份对龙狮表演的热爱加入了鲁木纳。同年年底,他们7个先后被送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龙狮信義训练基地学习舞狮技术。

初来乍到,这5个长在大山里的小伙子对基地的一切充满了好奇。他们看到了电视里那些在2米多高的梅花桩上飞来飞去的表演,“没有吊威亚,太厉害了!”兴奋促使着他们对梅花桩跃跃欲试。

到基地的第二天,他们就开始了蹲马步、跑步等基本功训练。“每天上午训练4小时,下午训练4小时,晚上也要训练一两个小时。”如今已拿下狮王称号的丰润祥告诉记者,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几乎压垮了他们。丰润祥是5人中个子最小最瘦的一个,在连续几天的跳凳、跑步等训练后,丰润祥哐当一下狠狠地摔倒了。送到医院后,确诊为皮外伤,但问题最严重的是他患有长期营养不良症。李伟当即给丰润祥买了一堆营养品,叮嘱他一定要按时按量服用。“他家境贫寒,现在我作为他们的团长和兄长,必须得为他们的健康着想。”李伟说,小伙子们从踏入鲁木纳的那天起,他们就结下了坚不可摧的兄弟情。

在训练中,磕伤碰伤似乎成了家常便饭,几乎每个人都从梅花桩上掉下来过,一桩桩一件件磨砺着年轻的他们。虽然从小生活在农村,但他们也从没吃过这样的苦,“逃”开始在心里萌生。终于有一天,他们趁人不注意溜出了训练基地,迅速关掉手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走。基地的教练和李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寻找。到了晚上,游走的小伙子们终于想通了,放弃了逃回家的念头,又回到基地。看到回归的他们,李伟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知道他们回来,是为了他和他们之间的那份兄弟情谊。李伟果断地给请了几天假,带着小伙子们遍访广东名山古刹、有名的南狮表演团队。一路上,大家谈天说地,谈理想谈未来,心越发的近了。

这以后,小伙子们越发刻苦了。丰润祥的身体也一天天健壮起来,除了正常训练时间,他依然给自己“加餐”,从地上跳上矮桩,从矮桩跳上1米多高的高桩,再跳到2米多高的桩上腾跃游走,掉桩了爬起来再上。晚上,基地跑来一只野猫,教练抓住机会叫大家观察猫的形态、动作,以此更加形象地联想、模仿狮子的动作。其他人看一会没劲走了,丰润祥却静静地看着,跟着猫比划着。“他让我看到了当年的我,非常刻苦,善于学习。”李伟疼惜地说。

赛——所向披靡

2019年3月,小伙子们终于出师了。此时,他们已能在梅花桩上轻松自如地表演,“但他们最缺乏的是上场经验。”李伟深知,初生牛犊不怕虎,但赛场经验往往决定他们最终的成绩。于是,为了磨砺这群孩子,将他们打造成专业的、可以代表安宁代表云南外出比赛的虎狼之师,就必须在舞台上淬炼。

回到云南的第二天,这群小伙子就拉着装备来到了楚雄州禄丰县土官镇的桃花节现场。“是牛是马,拉到场子里一遛就知道了。”李伟这边鼓励着小伙子们。那边,即将跳上梅花桩的狮头——丰润祥却双腿发抖,台下乌压压的人群、一浪盖过一浪的欢呼声让他越发胆怯,“演砸了怎么办?”“别怕,咱们兄弟同心,就算演砸了咱们爬起来,继续演。”大家相互鼓劲,丰润祥也在兄弟们咚咚咚的锣鼓声中套上四五斤重的狮头,跳上了梅花桩。他和狮尾——普朝全两人在梅花桩上或喜乐或发怒或嗔笑,或扑或跳或眨眼或搔痒……静如灵猫伺鼠出穴,动如猛虎擒羊敏捷。随着锣越击越紧,鼓越敲越密,“大狮子”也越翻越险、越跳越高,踢跳翻蹬、立卧滚抖、勇猛憨厚、惊险逗趣,台下掌声随表演而起伏。谁知,就在大伙看得津津有味时,哐当,丰润祥从两米多高的梅花桩上掉了下来。台下一声尖叫,待人们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腾挪着跳上了梅花桩,回以观众一个摇头晃脑的微笑。台下,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李伟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热泪盈眶,“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坚定了要带他们打出云南,在中国龙狮舞台上闯出一番天地的念头。”后来,李伟一边训练狮队,一边从禄丰挑选舞龙选手组成龙队。“当年,我在禄丰教过不少学生,还担任过两所学校的校外舞龙辅导员,所以人员比较好挑,只是因为舞龙需要的人数较多,以艺术团目前的情况来讲,还养不起专业的龙队。所以,我只能挑选人员后,待到比赛前,再去召集他们集训。”谈及龙队的艰难,李伟的目光黯淡了下来。

彼时,安宁市温泉镇在得知鲁木纳艺术团是一支为传承非遗而奋斗的团队后,深深被他们这份“不忘初心”的精神所感动,特别邀请艺术团免费入驻温泉镇新时代文明实践文创公园,大力支持艺术团培养人才,传承非遗。逐渐壮大的鲁木纳也不辱使命,2019年,李伟带着龙队和狮队走南闯北参加各类比赛,并赢得了众多荣誉。

一夜之间,鲁木纳龙狮艺术团声名远播,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来一睹风采,邀请函如雪片般向鲁木纳飞来。

李伟不局限于此,他说;“我们还要将温泉新时代文明实践文创广场打造成全国首个以龙狮文化为主题的龙狮广场,还要开创属于我们云南人自己的‘滇狮’,属于我们安宁温泉人独有的‘温泉狮’。”为了打造“温泉狮”,李伟已设计出温泉狮LOGO,开发了一系列“温泉狮”文创产品,他自豪地捋捋自己的衣服说:“看,我背上这个就是温泉狮,在国潮风里,他一点都不逊色。”记者看去,黑色衣服上那个色彩明丽、层次分明的“温泉狮”,霸气中透着些许温柔,就如一头从温泉里破水而出的狮王,带着一群小温泉狮倚天长啸,昂首走向世界。


编辑:汤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