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家风文化,传承优秀家风

Carry forward family culture and inherit excellent family style

来稿邮箱:

jiafeng0003@126.com

图说家风
铜梁龙乡绿道:在巴岳玄天下延展超级步行重庆的新可能性
    发布时间:2020-10-15 浏览量:42351次

  铜梁龙乡绿道:在巴岳玄天下延展超级步行重庆的新可能性

爆款的城市多了,哪哪儿都有同款,但是重庆就难以复刻。单就步行体验这一方面来说, 即使将重庆边界的想象力坍缩到以渝中半岛为核心,面积不到2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那些千面的地形,离经叛道的巨构建筑与高密度堆叠错落的市井物象,足以重新激活身体置于城市”空间机器”中的敏感神经,让平平无奇的旅游小天才们找到结结实实的时空错乱。

“翻山越岭就吃个面”夺命连环梯"魔鬼归家路”方向感在重庆是-种很虛妄的东西”重庆坡坡坎坎太多,自行车根本无法生存”等等。每次遇到这样那样的大呼小叫,重庆人表示已经冷漠。

雾都、生猛、硬核、复杂、魔幻--是网络上最高频的重庆标签,但重庆远不止此。不要忘了,重庆可是有着面积8.24万平方公里,人口3124万,不逊于一省的超级城市,自然也有着其他丰富的迷人表情。

超然、前卫、洒脱、灵动、清新——这可以有。比如,在成渝双城生活圈内,解放碑向西50多公里的龙乡铜梁。脱离了逼仄地形的束缚,兼具渝蓉两地气质的铜梁得以更加轻松的状态来构想“以人为核心”的未来城乡形态和生活方式,释放出巨大的新吸引力。

  铜梁龙乡绿道:在巴岳玄天下延展超级步行重庆的新可能性

关于这点,我们花了2个月时间沿着主城都罕见的、绵长而壮丽的铜梁城乡绿道徒步走了一圈就深有体会了--它展现了-种重庆通山达江、精彩纷呈的超级步行新体验。

01

“我有竹枝杖,变化为青龙”

“巴川挺巴岳,苍苍翠几重。

围绕着巴川河畔、巴岳山麓,

铜梁有着得天独厚的城市景观,

堪称成渝双城风貌的端水大师:

兼有成都的沃野千里、田园方城与

重庆的青山纵隔、川岳并行。

氤氲着天地灵气,铜梁颇具治愈力。

  铜梁龙乡绿道:在巴岳玄天下延展超级步行重庆的新可能性

△铜梁西郊的乡村绿道,两侧是广袤的浅丘良田,远处是天际线舒缓有序的城区

  铜梁龙乡绿道:在巴岳玄天下延展超级步行重庆的新可能性

△铜梁巴岳山下玄天湖畔的城市绿道,穿梭在青山碧水间

道教祖师张三丰曾在巴岳山修炼,

也因此当地民众颇受道教精神影响。

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巴岳山玄天湖一带的城市绿道更具亲和随性。

  

  

高舒适性的步道与山水融合,

人们可以从各个方向进入其中,

也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自己的流连路径。

并且在环境细节上,

感受到龙文化基因耳目-新的表达。

  


   

△玄天湖.上的龙形浮桥,镂空金属板栏杆可以追随太阳的轨迹呈现不同的光泽,好像真龙身上的鳞片

如同从小生活在平坦地势的人,

对不按常规套路生长的山城无法抗拒,

从小生活在大山大江大桥边的我们,

对于"新物种”步行浮桥也是没有抵抗力的。

“清和天气年能几,短葛轻纱近水涯。

就像北宋文人周敦颐游览铜梁时的描述,

的确有一种凌波微步触摸水波律动的快意自在。

  

  

02

“少年何处去,负米上铜梁”

铜梁城区向北17公里涪江之畔的安居古城

曾因水路繁荣而兴盛,也因水路没落而沉寂。

当外界的城市文明以理性与效率为核心诉求

推翻街道生活和小尺度公共空间时,

安居却有着自己的古老钟摆和生活逻辑。

  

  

  

  

△”安居依山为城,负龙门,控铁马,仰接遂普,俯瞰巴渝,涪江历千里而入境,与篼溪、琼江、乌木溪水会于城下,绕城三匝陷为深潭"。

规模宏大、格局完整的古道网络

彰显了人的主体地位和慢行状态。

沿途酒楼与茶肆交错,

祠堂与庙宇相连,

会馆与学堂互望

  

  

  

  

行走中诸多无目的、没头绪、非功利的“人文小情境”

也正是安居古道最触动人心的地方。

  

  

  

安居古道是重庆线性文化空间里别样精彩的“形”

同样是山城步道,

没有颓废野性的冗余构件,

没有令人致幻的异度空间,

它就是有一种细水长流、平和透彻的原始能量,

依然可以在不同高度创造

细密饱满、游刃有余的公共生活,

交织出一份独特的时空观。

老人与少年,迟暮与青春

就在这古道上循环往复千年。

  

  

  

古道容纳的是“人生”而非"功能”。

安居维护着一种强烈的自我认同,

丰盛鲜活、浩瀚细腻的古道风土

撩拨深潜于人心里对

故乡莫可名状的记忆。

03

“设计驱动型城市(design driven city)进阶之路”

不知不觉,铜梁近年来城市气质裂变了很多。

而绿道的出现,是城市转型的最佳象征。

当同等体量的城市还在追求纵向生长高度、

机动车道的速度、复杂度和顺滑感时,

铜梁已经低调务实的在横向地面上

开展"宜居”线性公共产品的迭代完型,

表露出对“人”无尽的“宠溺”。

  

  

  

很少在重庆其他地方

看到如此连续完整、边界清晰的慢行网络。

明快“多孔”的彩色沥青

旗帜鲜明的为步行与骑行赋权,

把"城市徜徉"作为一种人文权利还给人民。

  

  

  

  

  

  

多种形式的慢道与蓝绿空间结合,

让铜梁城市绿道成为一种多义性的

有“厚度”的场所空间。

它提供了新的交往交互形态,

推动铜梁生活美学新的共同价值认同。

     

它同时为城市中的文化、知觉、

情感、生态、产业等内容服务,

就像分布式计算机系统的连接路径一样,

将分散的公园、河流、社区

公共建筑、产业园区串联起来,

一点点实现各 类区块资源的互通与共享。

  铜梁龙乡绿道:在巴岳玄天下延展超级步行重庆的新可能性

04

乡村新地标:让城市走进乡野的西郊绿道

如果说城中绿道创造了铜梁城市的新意境,

那么西郊的乡村绿道营造,

则把城市开放空间的供给拓展到

城市外广阔的乡野地域,

60公里的超级尺度

为城乡的互动带来意想不到的新化学反应。

  铜梁龙乡绿道:在巴岳玄天下延展超级步行重庆的新可能性

 “让人们重新回到田园。”

在统一的路面宽度和彩色铺装指引下

人们可以循着绿道很轻松的走进乡野

“能同时让人产生安全感和探索欲”

在广袤的绿色环抱中

终于可以重启身体与自然、农耕的联系。

  铜梁龙乡绿道:在巴岳玄天下延展超级步行重庆的新可能性

△8米宽的乡村骨干绿道两侧是灿若星辰的黄金菊,蜿蜒数十公里,可谓疗愈型

country road

  

  

  

  

有研究表明,绿道等线性开敞空间

在身体锻炼方面的作用得分最高。

根据我们亲身的“田野调查,

在西郊绿道随意跑步或骑行半小时,

自然分泌的内源性大麻素

被不断释放出来,

能让人产生持久的快乐感。

     

沿途不断出现的乡村会客厅、

现代农业观光园、儿童研学基地

让我们惊讶于它们散发出的

一种金属般的酷感,

在又萌又飒的乡土作物的映衬下

变得可盐可甜。

  

  

多线索生长、多角度交织、多主体互动,

城市外围的绿色空间因绿道得以

融为全域休闲空间体系的组成部分。

  ▼

  

   

从背向走向面向,

从建设走向营造,

从资源走向体验,

龙乡绿道,营造了一个新的世界。

它以舒适多元的空间品质

重塑市民的社会生活,

将“人人靠步行,无愧为山城人”的

传统特质在新时代里发扬光大。

  ▼

所以别只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了,

不妨去in渝西的龙乡绿道耍一耍。

那里藏着一个绝非是刻板印象里的步行重庆。

你可以说这是一份龙乡升维攻略,

也可以说,这是一条丈量

成渝双城融合尺度的探索之路。


编辑:汤霜